您好,歡迎訪問山東泰山藍天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今天是:

一起票據虛假除權判決引發的糾紛

瀏覽量:1055次

辦案律師簡介

喬建奎,男,漢族,196710出生,中共黨員,山東泰山藍天律師事務所合伙人。

現擔任泰安市人民政府、泰山區人民政府、東平縣鎮政府、泰安市河道管理局、泰安市財源街、通天街建設工程指揮部等多家機關單位、房地產建筑企業等的法律顧問。作為泰安市財源大街改造工程指揮部的法律顧問,為政府依法征收、城市拆遷改造、建設提供法律支持。

2013年獲得泰安市優秀建筑、房地產專業律師稱號。

銀行承兌匯票具有流通性,成為眾多商家選用的交易支付方式。但由于承兌匯票實際兌付間隔較長,若流通環節有人惡意申請公示催告和除權判決,就會實現票據權利取得兌付款。而真實的持票人因無法取得票據權利而遭受損失,本人就曾代理過一起因票據虛假除權判決引發的糾紛,看如何幫助權利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

一、案情簡介

20111128日,泰安華魯某公司(下稱“華魯公司”)因為業務關系取得承兌匯票一張,該票據的出票人是連云港某公司,收款人是無錫某公司,金額100萬元,出票日期20111020日,到期日2012420日,付款行江蘇連云港東方農村合作銀行。20111129日,華魯公司將該張匯票背書轉讓給了萊蕪某鍛壓公司,幾經轉手,最終到武漢重工某公司手中。

2012419日,武漢重工某公司向銀行提示付款請遭到拒絕,理由是泰安市天利達某公司(下稱“天利達公司”)已經申請連云港新浦區法院作出公示催告和除權判決,銀行已經將100萬元款項兌付給天利達公司。

武漢重工某公司無奈,只能將票據退回其前手,并于2012428日退回到華魯公司。華魯公司是票據公示催告發布前最后持票人,無法再向其前手退票,只能向萊蕪某鍛壓公司另行付款100萬元,向天利達公司主張權利遭拒,為此產生糾紛。華魯公司為了維護其合法權利,委托本人代理此案。

二、代理過程

1、調查取證

接手本案后,代理人首先查驗了該票據,發現背書是連續的,天利達公司也有背書,但未簽訂時間,緊接著背書簽章的是臨沂金某管業有限公司,背書時間是20111118日。

為了查清案件事實,代理人到連云港新浦區法院調取了天利達公司申請書、法院的止付通知書,公示催告申請書,除權判決書。到兌付銀行調取了天利達公司向銀行出具“證明”一份,該“證明”記載天利達公司對該票據已經背書簽章,“證明”的落款時間是20111111日。上述事實結合在一起,代理人認為在20111111日,天利達公司已經將票據背書轉讓,其向法院提交的公示催告申請書陳述的“20111123日該票據丟失”顯然是虛構的,不真實的,天利達公司惡意申請公示催告和除權判決的真相漸漸浮出水面。

為了進一步查清該票據的真實流向,華魯公司以天利達公司涉嫌經濟詐騙為由向公安機關報案,公安機關經過預審得知了事實真相:該票據是天利達公司于2011117日從山東新巨某公司取得,因急需資金,天利達公司法定代表人許某在2011118日找到一個叫劉某的人,尋求該票據從銀行貼現,劉某找到中國銀行新汶支行的牛某,牛某聯系的萊蕪周某強,當時天利達公司在匯票上背書,且在背書粘單處加蓋了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章,并在20111111日向承兌付款行出具證明,證明背書粘單處加蓋的法定代表人章重復,由此引起的糾紛由天利達承擔。

周某強取得該票據后于20111111日轉讓給了萊蕪某物資有限公司,萊蕪某物資公司向周某強支付了款項,后萊蕪某物資公司于20111113日背書轉讓給了泰安市某金屬有限公司并進入流通。

周某強取得100萬元轉讓款后私自占用并未交給天利達公司,且因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天利達公司未能取得票據轉讓款,不是采取合法手段向周某強追償,而是虛構該票丟失,于20111128日向連云港新浦區法院申請公示催告和除權判決,法院于2012213日作出出除權判決,天利達公司從承兌銀行支取了該100萬元資金占為己有。

2、分析證據拿出應對之策

上述事實證據取得后,代理人深入研究后認為,天利達公司虛構票據丟失的事實,申請公示催告和除權判決后取得票據權利,屬于不當得利,華魯公司是法院發布公示催告前最后的合法持票人,有權向非法取得票據權利的天利達公司主張賠償。于是代理人起草了訴狀,整理了詳實的證據資料后,向天利達公司住所地的新泰市法院提起了不當得利之訴。

法院審理

一審法院審理后認為:公示催告申請人依據除權判決行使票據權利后,利害關系人提起訴訟的,形成不當得利之訴。票據的簽發、取得和轉讓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具有真實的交易關系。華魯公司提交的證據足以證實合法取得票據。天利達公司虛構票據丟失的事實,依除權判決取得票據權利給華魯公司造成損失,應當將取得的不當得利返還,并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銀行存款利率計算的利息賠償經濟損失。

天利達公司不服提起上訴,泰安中院經審理后認為,華魯公司是票據公示催告前最后一手的合法持票人,天利達公司為盡快貼現非經正常交易流入市場,其應當向幫助貼現的人主張權利取得現金,在其貼現后未獲現金時轉而申請除權,并實際從付款銀行取得票據權利,導致合法持票人承兌被拒,因此公示催告前最后一首的持票人有權向其追償。泰安中院維持了一審判決。

律師點評

票據糾紛因其專業性很強,必須認真學習票據法,最高院的票據法解釋,以及票據的基本知識,了解票據的出具、貼現、轉讓等流通程序,結合法律的規定,才能準確處理本類糾紛。就本案而言,確實存在許多值得思考的地方:

必須確定誰是票據最后的合法持票人。首先,依據修改后《民事訴訟法》第218條規定及其適用《民訴法意見》第226條之規定,票據持有人,是指票據被盜、遺失或者滅失前的最后持有人。利害關系人應該是票據被盜、遺失的情形發生后,依票據法規定的轉讓方式,善意地從無處分人手中取得票據權利的受讓人,即善意持票人,而不是經過合法轉讓而取得票據權利的受讓人。但是本案不存在被盜、遺失或者滅失的情形,所以華魯公司以后的持票人不是法律規定的利害關系人,也不是最后持票人。其次,《新民訴法》第二百二十條規定,公示催告期間,轉讓票據權利的行為無效。因此自公示催告發布的20111128日之后取得票據的人,均不是合法的持票人。所以華魯公司是真正的合法的最后一手的票據持有人。

第二、關于華魯公司是否應當先提起“撤銷除權判決”之訴的問題。按照修改前《民事訴訟法》第200條(修改后為第223條)的規定,被盜、遺失或滅失的票據持有人申請法院作出除權判決后,利害關系人因正當理由不能在判決前向人民法院申報的,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判決公告之日起一年內,可以向作出判決的人民法院起訴。該種訴訟是普通的民事訴訟,法律并未限定為撤銷除權判決之訴,且本案中所涉票據并非被盜、遺失或滅失,其適用民事訴訟法該條的前提不存在。

第三、關于該票據被騙的抗辯。根據票據行為的無因性,票據行為一旦具備法定形式要件,即產生法律效力,而不問產生票據行為的基礎關系如何。縱使基礎關系無效或者有瑕疵,票據行為的效力也不受影響。這是票據流通性的要求。因此,即使天利達公司被他人騙取,也不屬于公示催告的法定事由,天利達公司可以以此抗辯其直接后手,而無權以此抗辯其間接后手的華魯公司。

魯ICP備37090202000131號

版權所有:山東泰山藍天律師事務所    地址:山東省泰安市東岳大街409號望山大廈四樓    郵編:271000     您當前是第4205973位訪客

咨詢電話:0538-6316800  0538-8226587    傳真:0538-8298362    E-mail:[email protected]    網址:www.xjaniv.live

富贵旺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