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山東泰山藍天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今天是:

農民工工資保證金賬戶的資金并非一概不能執行

瀏覽量:4926次


—山東某發展公司與山東某建設公司執行異議聽證案

辦案律師簡介               

  

山東泰山藍天律師事務所 公司業務部 專職律師


裁判要旨

不能簡單認定農民工工資保證金賬戶的資金就一概不能執行,因該賬戶內資金也屬于被執行人的財產,被執行人依法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也是被執行人的法定義務,如果人民法院依法執行了該賬戶內資金,被執行人同樣也有義務補齊該賬戶內資金。只有當確實拖欠施工工人的工資與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發生沖突時,可由人民法院根據情況優先保護弱勢的一方。

案情介紹

泰安中院在執行申請執行人山東某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發展公司)與被執行人山東某建設公司(以下簡稱山東建設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中,異議人山東建設公司對泰安中院扣劃其在某銀行泰安分行的賬戶存款不服,提出異議請求撤銷執行裁定書,返還扣劃的異議人財產。

事實與理由:

一、泰安中院扣劃的異議人銀行存款屬于民工工資保證金,人民法院不應強制執行。根據國務院發布的《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做好為農民工服務工作的意見》、山東省住建廳等單位發布的《關于改進和加強建筑業農民工工資支付管理的意見》、泰安市住建局發布的《關于建筑勞務工資保證金管理實施意見(試行)》等規定,設立農民工工資保證金制度是為了保障農民工的合法權益,專門用于發生欠薪時的應急保障。農民工工資保證金帶有專屬性,有著嚴格用途范圍。若人民法院可強制執行,就破壞了該制度。農民工工資保證金涉及農民工的權益,人民法院強制執行不能改變民工工資保證金的用途,應當優先保證農民工的利益。

二、農民工工資保證金具有法定優先權,人民法院不應強制扣劃。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的規定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問題的批復》第三條的規定,建筑工程價款包括承包人為建設工程應當支付的工作人員報酬、材料款等實際支出的費用。因此,農民工工資屬于工作人員的報酬,屬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權的部分,屬于法定的優先權,應當優先于其他債權債務履行。被執行人已經履行判決書本金,現在僅剩遲延履行金部分,更不足以對抗民工工資保證金的優先性。

辦理過程

本案接受委托后,我們認真研究了異議申請及異議人所列的國家、省、市有關法律、政策規定,總結爭議焦點為異議人山東建設公司提供的賬戶是否是農民工保證金賬戶,如果是農民工保證金賬戶是否阻卻執行。隨后,我們圍繞該焦點檢索了相關法律、法規、司法解釋,并檢索了大量案例和分析文章進行了深入研究,觀點基本都認為農民工保證金賬戶也屬于被執行人財產可以執行,于是提出如下答辯意見:

第一,異議人并未提交充分證據證明所涉款項是農民工工資保證金,法院有權依法扣劃。異議人所交備案不能證明所涉款項是農民工工資保證金,也沒有證據證明所涉款項屬于哪個項目,是否存在欠款,也并非異議書所述專用賬戶。

第二,假設是農民工工資保證金,異議人也沒有提交證據證明或者法律規定不能扣劃。1、農民工工資保證金是被執行人財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規定,法院可以扣劃。2、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三條規定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第五條的規定,工資保證金不屬于豁免執行范圍,法院可以扣劃。3、建設工程價款優先權是法定優先權,農民工工資保證金是出現拖欠工資時的應急而用,并不是說某個項目或工資繳納的保證金就具有優先權,且建設工程價款優先權針對的對象與本案不符,所以法院可以扣劃。4、異議書所引有關文件其效力明顯低于法律法規,法院依照法律規定扣劃被執行人有關財產合法有據。而且根據異議書所引泰安市《關于建筑勞務工資保證金管理實施意見(試行)》規定,工程竣工無拖欠工資情形時可以返還保證金,本案工程早已竣工,異議人也未提交證據證明存在農民工工資拖欠情形,若不扣劃將會任由被執行人支配,無法保證債權人利益,法院可以強制執行。綜上,應依法裁定駁回異議。

案件結果

泰安中院認為,法律并未明確規定人民法院不得強制執行農民工工資保證金,且根據異議人山東建設公司提交的泰安市《關于建筑勞務工資保證金管理實施意見(試行)》,建設方可以采取補足方式補足工資保證金差額,因此即使涉案賬戶存款屬于農民工工資保證金,泰安中院予以凍結、扣劃也并無不當。另外,農民工工資保證金也并非法定的建設工程價款優先權,法院可以強制執行。綜上,異議人山東建設公司的主張不能成立,不能對抗本案執行。泰安中院遂裁定駁回了山東建設公司的異議請求。

山東建設公司不服,向山東省高院申請復議,請求撤銷泰安中院異議裁定,并返還扣劃的款項。

山東高院認為,根據國務院《國務院關于進一步做好為農民工服務工作的意見》,建立工資保證金制度,目的是為了保障農民工的合法權益。《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規定,發包人未按約定支付價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發包人在合理期間內支付價款。發包人逾期不支付的,承包人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將該工程依法拍賣。建設工程的價款就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該條規定的目的同樣也是保障工程施工工人的合法權益。如果發包人按約定支付工程價款,承包人就應依法優先解決施工工人工資問題,包括動用工人保證金賬戶內的資金。但也不能簡單認定該保證金賬戶的資金就一概不能執行,因該賬戶內資金也屬于被執行人的財產,被執行人依法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也是被執行人的法定義務,如果人民法院依法執行了該賬戶內資金,被執行人同樣也有義務補齊該賬戶內資金。只有當確實拖欠施工工人的工資與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發生沖突時,可由人民法院根據情況優先保護弱勢的一方。本案中,復議申請人山東建設公司并未提供拖欠施工工人工資的證據。另,復議申請人山東建設公司主張民工工資保證金具有法定優先權,沒有法律依據。綜上,復議申請人山東建設公司的復議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最終,山東高院駁回復議申請人山東建設公司的復議申請,維持泰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裁定書。

評析

本案爭議焦點是涉案賬戶是否是農民工保證金賬戶,如果是能否阻卻執行?

關于是否是農民工保證金賬戶。異議人山東建設公司僅提交了一份備案證。一方面該備案證只是用來備案并沒有在賬戶性質上注明是農民工保證金賬戶,而且根據備案證扉頁內容顯示已經作廢;也沒有證據證明該賬戶與涉案項目之間存在唯一關聯或關聯性。所以該賬戶實際是普通賬戶。

如果是農民工保證金賬戶是否可以阻卻執行。本案發生時,涉案項目已經竣工多年,異議人也沒有證據證明涉案項目存在拖欠農民工工資的情形,而且補足保證金系異議人的義務,不是抗辯執行的理由。根據《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規定,工資保證金也是被執行人的財產,不屬于《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三條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第五條豁免執行財產范圍,法院可以扣劃。異議人所述規范性文件系為防止拖欠農民工工資而對建設方、施工方等的管理性文件,其效力明顯低于民事訴訟法等法律法規,也并非限制合法債權人利益,其中也并未禁止扣劃農民工工資保證金。至于異議人所說建設工程價款優先權系施工方向發包方主張建設工程款的法定優先權,并不是說某個項目或公司繳納的保證金具有優先權,與工資保證金適用對象不一致,與本案也沒關系。

但是,從司法實踐和社會發展角度,農民工保證金賬戶畢竟有其特殊性,其設立、使用有一定專屬性。如果確實在項目建設過程中已經出現了拖欠農民工工資的情形,特別是引發了集體訴訟、上訪等,該賬戶資金可能會被優先用于支付欠付農民工工資。因此在案件辦理過程中也需要特別注意涉案賬戶是否是按項目設立,涉案項目進展及工資發放情形等。

魯ICP備37090202000131號

版權所有:山東泰山藍天律師事務所    地址:山東省泰安市東岳大街409號望山大廈四樓    郵編:271000     您當前是第4205777位訪客

咨詢電話:0538-6316800  0538-8226587    傳真:0538-8298362    E-mail:[email protected]    網址:www.xjaniv.live

富贵旺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