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訪問山東泰山藍天律師事務所官方網站!     今天是:

以申請證監會公開的被告財務報表確認被告對原告應付貨款數額

瀏覽量:1442次


——山東東阿科源型煤設備廠訴山東潤銀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

案情介紹

2003107日,山東東阿科源化工廠(以下簡稱科源廠)與山東瑞星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瑞星股份公司)簽訂《山東瑞星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化肥公司型煤生產線合同》,2004325日,科源廠與山東瑞星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瑞星有限公司)簽訂《山東瑞星化工有限公司型煤生產線合同》。

合同簽訂后,科源廠積極地履行合同約定的義務,但是,合同的對方卻違反合同約定,拖延支付貨款及設備款,截至20081021日,共計欠付貨款及設備款2992051.04元。

在合同履行過程中,山東東阿科源化工廠變更為山東東阿科源型煤設備廠,山東瑞星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山東潤銀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潤銀公司)。2007210日,山東瑞星化工有限公司和潤銀公司聯合向山東東阿科源化工廠發函,山東瑞星化工有限公司業務并入潤銀公司。

后經科源廠多次催要,潤銀公司才分別于2009年和2010年共計向科源廠支付152474.6元,后雖經科源廠再多次催要,截至20145月科源廠起訴前,潤銀公司再無向科源廠支付貨款和設備款。

案件過程

一、案件爭議焦點的分析

科源廠委托山東泰山藍天律師事務所代理本案,山東泰山藍天律師事務所指派我擔任其訴訟代理人。我接受單位指派后,多次會見科源廠的法定代表人及其財會人員,認真審閱科源廠提供的證據材料,我認為該案的焦點問題有:該案訴訟主體如何確定?該案訴訟時效問題如何解決?貨款和設備款的數額如何確定?損失如何計算?我多次組織科源廠的法定代表人和財會人員以及我單位的部分律師召開案情分析會,商討如何解決該案四個焦點問題。在這四個焦點問題中訴訟主體及損失的計算問題比較好解決,重點是訴訟時效和貨款及設備款數額的確定。

(一)關于訴訟時效問題

被告潤銀公司最后一次付款時間是20102月,原告科源廠提起訴訟時間是20145月,時間跨度4年多,如何使訴訟時效中斷?我通過分析原告提供的證據,該問題由以下證據解決。

1、原告科源廠提供了前往被告潤銀公司催賬的路橋車輛通行票據,該票據有2011年的、2012年的、2013年的、2014年的,但是僅僅有這些票據還不能直接使訴訟時效中斷。

2、原告科源廠提供了其法定代表人于2012117日與被告潤銀公司實際控制人電話催賬的錄音,該證據與以上的路橋車輛通行票據結合能夠使訴訟時效從2012117日重新計算。

3、原告科源廠提供了被告于2013320日向原告科源廠發出的征詢函,該函能夠證實被告承認欠付原告的貨款,訴訟時效也可從2013320日重新計算。

4、原告科源廠提供了201416日前往被告潤銀公司催賬的來客登記表以及于當日對被告供應科長的錄音,該證據與以上的路橋車輛通行票據結合能夠使訴訟時效從201416日重新計算。

通過以上分析,原告科源廠于20145月提起訴訟沒有超過法定的訴訟時效期間。

(二)關于貨款以及設備款的數額問題

原告科源廠委托我單位代理該案時僅有其向被告開具的增值稅發票記賬聯以及被告向其支付款項的會計憑證,根據該證據被告截至20081021日共計拖欠原告科源廠人民幣2992051.04元。但是,原告科源廠沒有送貨單,僅依增值稅發票不能證明原告科源廠已經完成了送貨。我和原告科源廠商定庭審中如果被告不認可,我們可以申請法院責令被告提交其財務賬冊進行對賬,以確定貨款及設備款的數額。

二、一審泰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經過

(一)第一次庭審經過

被告針對原告科源廠的起訴進行了答辯,其稱:

本案原被告主體不適格;

原告起訴超過法定訴訟時效;

原告訴稱被告欠款不屬實;

原告要求被告賠償損失沒有法律依據。

法官同樣歸納了以上四個爭議焦點,原告科源廠圍繞以上四個焦點問題進行了舉證。通過被告質證,我認為訴訟主體、訴訟時效和損失計算應該沒有問題,關鍵點是被告在庭審中不認可原告方主張的貨款及設備款的數額,我也按照庭前和原告商定的申請法院責令被告提交財務賬冊進行對賬。庭審結束后,我和主審法官溝通,法官認為讓被告提交財務賬冊不是很現實,被告也不一定予以配合,原告方能否想辦法找證據確定貨款及設備款的數額。原告方能提交的證據已經提交,再也沒有其他證據能夠確定貨款及設備款的數額,案件一度陷于僵局。

(二)第二次庭審經過

第一次庭審結束后,我多方了解到被告曾經想借殼上市,能否從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平臺上收索一下被告的相關信息。果然不出所料,被告欲借殼上市,在巨潮資訊網向社會披露了其合并財務報表,該報表中明確了被告應付原告賬款為2635689.17元。原告向中國證監會申請向其公開被告的財務報表,中國證監會作出監管信息告知書,向我們披露了被告的財務報表。我們得到這一關鍵證據后,及時向法院申請將被告欠付的貨款和設備款變更為2635689.17元,并向法院提交了該證據。

泰安市中級人民經過審理認為,原被告之間的買賣合同關系清楚,權利義務關系明確。原告名稱雖經變更,但從合同履行過程中雙方履行行為以及函件往來可以看出,原告作為供貨方的地位明確,主體適格。

被告所欠原告貨款,在證監會公開的《山東潤銀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已審合并財務報表》中體現為2635689.17元,此財務報表內容真實可信,被告亦未提交相反證據,本院對此數額予以確認。

原告提供的公路(橋)通行費票據、來客登記表等證據,綜合考慮原被告具體經營地點、在合同履行中目的、日常生活生產經營習慣等因素,應認定原告在此期間向被告催要貨款的情況屬實,本案應認定為未超過訴訟時效。

因此,原告主張被告支付2635689.17元的訴訟請求,事實清楚,證據充分,本院予以支持。

原告主張的經濟損失,因原告無法證實具體每筆貨物的供貨時間或款項的應付款期間,也并未約定逾期付款的違約金,因此,應自有證據證實的原告首次向被告催要的2010131日起,在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銀行貸款利率基礎上,參照逾期罰息利率標準,確定為在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同類利率基礎上上浮50%計算。

據此,泰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如下:

一、被告山東潤銀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原告山東東阿科源型煤設備廠款項2635689.17元。

二、山東潤銀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山東東阿科源型煤設備廠相應的經濟損失(以2635689.17元為本金,自2010131日起至本判決確定的履行之日止,以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為基準,上訴50%計算)。

三、駁回原告山東東阿科源型煤設備廠的其他訴訟請求。

三、二審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經過

潤銀公司不服泰安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一審民事判決,上訴至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上訴人潤銀公司認為原判決認定事實錯誤:

1、原審判決認定原審原告作為供貨方地位明確,主體適格與事實不符;

2、原審法院認定拖欠被上訴人款項2635689.17與事實不符。

原審判決適用訴訟時效規則有誤,應駁回被上訴人訴訟請求。

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據各方當事人提交的證據以及查明的事實,歸納了本案爭議的焦點為:一、被上訴人是否是涉案型煤生產線合同的當事人;二、原審法院認定上訴人欠款2635689.17元是否正確;三、本案是否超過訴訟時效。

關于被上訴人是否是涉案型煤生產線合同的當事人問題。本案涉及2003107日和2004325日兩份型煤生產線合同,被上訴人雖然成立于20031013日,在第一份型煤生產線合同簽訂之后,但被上訴人是該合同的實際履行主體,對此,上訴人在2013320日給被上訴人的征詢函及2014911日中國證監會公開的《山東潤銀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已審合并財務報表》中均予以了確認。被上訴人作為供貨方的地位明確,主體適格,是涉案型煤生產線合同的當事人。上訴人以被上訴人成立于第一份型煤生產線合同簽訂之后為由主張被上訴人不是涉案合同當事人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原審法院認定上訴人欠款2635689.17元是否正確的問題。上訴人主張原審法院認定的2635689.17元欠款數額中應當扣減17%的增值稅稅款。對此,本院認為,開具增值稅發票是接受價款一方的法定義務,并非約定義務(合同義務),不當然產生對抗請求權的抗辯權。買受人因不能抵扣增值稅發票所導致的經濟損失,應當提起反訴或者另行起訴主張。本案中,上訴人在一審中未對抵扣增值稅發票所導致的經濟損失提起反訴,因此其該項上訴主張不屬于本案二審的審理范圍。

上訴人主張被上訴人提供的型煤生產設備質量差,給其造成損失了1000余萬元損失。被上訴人對此不予認可,上訴人未能提交相應證據證實其主張。對上訴人的該項上訴請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審法院認定上訴人欠款2635689.17元的證據充分,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

關于本案是否超過訴訟時效的問題。根據雙方簽訂的型煤生產線合同,上訴人應每100噸結算一次生產煤球所用的粘合劑款,但是雙方一直沒有結算。上訴人最后一次支付貨款的時間是201028日。在之后的兩年內,被上訴人多次前往上訴人處催要貨款。上訴人雖對被上訴人提交的上訴人單位員工齊田震簽名的來客登記表以及被上訴人向齊田震催要貨款的五份錄音有異議,但未提交相應的反駁證據證實其主張。上訴人在2013320日向被上訴人發出的征詢函中對欠被上訴人的債務亦予以確認。基于以上事實分析,本院認為,根據涉案合同的履行過程,結算情況,被上訴人提交的來客登記表及公路(橋)通行費等單據,綜合分析認證,本案應認定為未超過兩年的訴訟時效。上訴人關于本案超過時效的上訴理由,沒有事實依據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上訴人潤銀公司的上訴理由均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二審應予維持。據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件結果

20141112日,山東省泰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第一百三十條、第一百五十九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第四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山東潤銀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原告山東東阿科源型煤設備廠款項2635689.17元。

二、被告山東潤銀生物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山東東阿科源型煤設備廠相應的經濟損失(以2635689.17元為本金,自2010131日起至本判決確定的履行之日止,以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為基準,上訴50%計算)。

三、駁回原告山東東阿科源型煤設備廠的其他訴訟請求。

2015515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涉及的幾個焦點問題都非常重要,但是這幾個焦點問題均被我們逐一解決,對此,我們對本案做如下的評析:

首先,一定做一個有心細致的當事人。本案中,原告的法定代表人能夠把每次去催賬的過路(橋)票據保留住非常難得,而且又給對方進行了電話,這成為能夠使訴訟時效中斷的關鍵性證據。在此,我提醒大家,一定要重視平時證據的收集和保留。

其次,本案的亮點是利用政府公開的信息作為證據來確定貨款的數額。因為欠款數額的確定問題一度使該案陷于僵局,如何打破該僵局,找到證據以確定欠款的數額,這就涉及到證據的收集問題。圍繞解決該問題,我多次召開案情分析會,多方想辦法收集證據。在得知被告借殼上市問題后,在有證券知識的同事努力下,終于在巨潮資訊網站找到被告向社會披露的其財務報表,被告在該報表中明確承認欠付原告貨款的數額。為使該報表成為最強有力的證據,我們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的規定,申請中國證監會對被告披露的財務報表向我方公開。很快,中國證監會就將蓋有中國證監會印章的被告財務報表寄給我們,我們將該證據及時向法院提交,法院據此認定了被告欠付原告貨款的數額。在此,我認為律師辦理案件一定要勤勉盡責,多學習,勤學習,多儲備知識,想盡一切合法的辦法維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魯ICP備37090202000131號

版權所有:山東泰山藍天律師事務所    地址:山東省泰安市東岳大街409號望山大廈四樓    郵編:271000     您當前是第4436177位訪客

咨詢電話:0538-6316800  0538-8226587    傳真:0538-8298362    E-mail:[email protected]    網址:www.xjaniv.live

富贵旺旺游戏